李沧绿城喜来登酒店推出南太平洋美食节

  • 时间:

  “当世人都在低头寻找那闪闪发光的银币六便士,只有他,也惟有他一抬头看见了天上挂着一轮满月,流泻下那迷人的柔光……”什么都破坏不了Waiheke island浑然天成的宁静, 岛上诗情画意岁月静好,不管是找一个民宿住两天还是找一个面向大海的地方品尝美食配上新西兰酒庄酿造的上好葡萄酒,都是一场洗涤心灵的旅程。我认为有些人诞生在某一个地方可以说未得其所,机缘把他们随便抛掷到一个环境中,而他们却一直思念着一处他们自己也不知道坐落在何处的家乡。毛姆在以高更的一生为原型的著作《月亮与六便士》里,讲述了寻觅“灵魂故乡”与点化顿悟之间的关系。塔希提岛便是高更一生寻觅到的灵魂故乡。高更把“认识自己”这一人类的千古哲学命题,通过自己的画笔作了一次象征意义上的解答,也让自己的灵魂得到解脱和升华。他还借人物之口说:在我看来,一个人因为看到另一种生活方式更有重大意义,只经过半小时的考虑就甘愿抛弃一生的事业前途,这才需要很强的个性呢,贸然走出这一步,以后永不后悔,那需要个性更多了。

  Waiheke Island似乎只有在谈论顾城时将其称为激流岛,它的官方中文名为怀希基岛,waiheke在毛利语中意为激流,新西兰白人不懂毛利语,所以这座岛除了几十万毛利人之外,大概只有中国人懂其激流之意。这澎湃、畅想的名字,与顾城捆绑在一起,添加一份来自南太平洋的神秘。

  事隔经年,再读过他的诗便便感受到了一丝诗人的忧伤,但这种忧伤是一代人经历过看清现实后的忧伤。

  初读顾城的诗,是春日里的午后,踱堂春风。如小小世界里有了更多的梦幻与美好。

  我想激流岛便是顾城寻找到的乌托邦,与他的光明。顾城生前在激流岛定居,他的心之所向,更显得令人向往。海岸线,海风,平静是所有岛屿的共性。每个人心中都向往那样一座宁静的岛屿,什么都不需要。只要内心的海浪声。

  1891年4月,此时高更已经43岁了,独自一人来到南太平洋的塔希提岛。这里,圆了他毕生的梦想。生活在原始的土著人之中。高更体验到了原始真诚的野性生活。他面对蓝天, 大海、草木石头, 乃至充满原始力的女人, 激发本真。在晚年创作了大量风格别具的画作, 精神追求的不同,使他走入了独特的艺术之路,反抗虚假,心灵坦然,用一种原始的生命力,去同颓废派艺术过渡雕琢的精细相抗衡,赋予他的绘画一种真正精神阳光的温暖。